虎门行

来广东有二个月了,8月19日是周日,决定去离此不远的虎门,说起虎门,大家都会想起林则徐虎门销烟。当然去虎门,也主要是看关于鸦片战争的事。行程早就计划已定。只待出发。
早上6点50起床。出来的时候已经是7点了。从汽车站坐车到虎门要一小时。用手机定位看到车停到了虎门公园的站就下了。下车后没走几分钟就到虎门公园。虎门公园就是一休闲公园,不是很大。最高处有一塔,要爬一段山路。周末,很多人来此散步。从上面下来,已是10点左右了。出来后走一段,坐公交去威远炮台,当年鸦片战争就发生在那里。威远炮台离虎门镇中心有些远,坐车要30分钟左右。一进入环岛路,车上的人都惊呼起来,大海的博大让人不得不如此。向前一点就是有“世界第一跨”之称的虎门大桥。虎门大桥,是中国第一座大型悬索桥,其主航道跨经888米,居中国前列,被誉为“世界第一跨”。东起虎门,西接南沙,横跨珠江口,全长15.78公里,沟通广东东西两翼。该桥于1997年7月1日香港回归之日通车,是广东省人民献给香港回归的礼物,“虎门大桥”四个字是江泽民主席所题。从虎门桥下走过就是威远炮台了。威远炮台位于中国珠江出口的穿鼻洋北武山脚下,南山炮台前滩岩石正中。和镇远、靖远两炮台形成一“品”字,并与横档、永安、巩固等炮台构成鸦片战争时期虎门海防的第二重门户。威远炮台免费不免票。凭有效证件领取门票。进入是里面,是一段城墙,隔一定距离摆放着一门大炮对着海面,威远炮台有一公里多长,走到尽头就是露天炮台,有种站在城楼上的感觉,下面就是海面。前走就是海战博物馆。展示当年海战的文物。海战博物馆展览区只占很小一部分,大部分类似公园的休闲地带。还有人在那喂鱼呢。当天很热,在里面吹着空调也是一大快事。中午在海边吃了一份凉面,然后去海边玩了会,海浪打在脚上很舒服的感觉。按计划本来要坐轮渡去对面的南沙天后宫的,但是后来才知道,虎门渡口不在这地方,只能下次有机会再去了。出来向回走准备坐车回去,又遇到一山爬了上去,在山顶上能看到江泽民题写的虎门大桥。下来后,直接坐车回镇中心,前往林则徐纪念馆和虎门销烟遗址,到镇中心后到在龙泉商业广场下车,地图导航。到解放路后直走就到林则徐纪念馆的。同样是免费不免票。进去后先是看到一尊雕塑。在左边就是当年销烟的两个池子。后面就是鸦片战争博物馆里面陈列了鸦片战争发生的前因后果以及林则徐销烟。博物馆内禁止拍照。出来后走到镇口,坐车回去已是5点半了,刚回来没多久就下起了瓢泼大雨。此次出行,对Android手机及百度地图的帮助表示感谢!当然,少不了移动电源,要不手机早就歇菜了。此次出行,行程一日,行程50公里。行程如下:虎门公园-威远炮台-虎门大桥-海战博物馆-虎门销烟遗址-鸦片战争博物馆。图片 1图片 2图片 3图片 4图片 5图片 6

参加了数次广交会,一直没有机会好好游历一下广州及周边的名胜,这次广交会,利用闲暇时间游览了在中国近现代使上有着显赫地位的虎门和黄埔军校,一尝夙愿。

虎门在中国历史上有划时代的意义,因为它与鸦片战争有密切的关系,这样的地方我岂能错过。从地图上看,虎门在广深之间,坐车走高速应该最方便。但这样好像太容易了,我挑了一条有点难度的方式到那里去。

费用:来回机票:¥1350

首先坐地铁,广州在12月28日新开通了3号线和4号线,我就从离我住处最近的2号线晓港站上车,到万胜围换4号线到黄阁,出了东涌(这个字读chong,音同充),就在地面上开了,一路的田园风光。到了黄阁,有公共汽车到南沙(2元,根本没有详细的地图,我是根据广东省地图来换乘公共汽车的:先定一个点,到了以后然后找车去下一个点。)到底就是虎门大桥,不过宏伟的虎门大桥是不允许徒步过江的(否则我真会尝试一下),它是我所看到的桥中第二长的(第一当数上海到大洋山的东海大桥),估计至少5公里。然后看到去“虎门渡口”的公共汽车,本来打算坐车过江的,改为坐船过江也不错,于是到渡口。原来是一个车渡,也载客,行人只要1元钱就可以过江了,于是花了1块钱站在车渡轮上过了珠江最大的入海口,摆渡整整30分钟!到达的渡口不是虎门,却是一个叫沙田的镇,也属于东莞。从渡口出来只有一辆公共汽车,4元坐倒路口再换到虎门的公共汽车。终于到了虎门。

4/16 9C8835 ¥610+130=¥740

去虎门销烟的地方还要坐车,然后,就一路到了威远炮台和海战纪念馆,中国历史上重要的一幕在终于眼前展现开来。

4/19 9C8836 ¥480+130=¥610

威远炮台就在虎门大桥的底下,与我刚才喝咖啡的南沙正好隔江相望。1841年的1月到2月,在这里清兵与大英帝国的远征军进行了殊死搏斗。威远只是整个虎门海战11个炮台中的一个,关天培老将军在这里为国捐躯。昔日的战场,早已经硝烟散尽,那场战争后割让的香港也已经回归,值守海防的是年轻的中国海军,只有残留的炮台遗址在这里默默地纪念过去160余年前的英勇和屈辱。

真不敢相信广交会期间春秋还有这么便宜的机票,可这就是真的,太合算了。

对于1840年的那次销烟行动,是国家衰败前的发聩一击,还是缺乏外交技巧的鲁莽行为,我不知该如何评价,但为此付出的代价是几代人的深重苦难。当然,即使没有徐公的销烟,仍会有别的冲突引起殖民者的借口。可悲的是这样的教训后人常常会因为“某某盛世”、“某某中兴”后忘记,于是就有了1894年的甲午战争、1900年的八国联军。所谓“盛世危言”,就是这已经快要倾颓的炮台、就是这片曾经血流成河现在又歌舞升平的虎门要告诉我们的。

D1

珠江在这里汇入大海,这海,又有一个让人心酸的名字:伶仃洋。700年前一个落寞的书生将军在这里渡海而过,慷慨赴死。同样是在外来民族的侵袭下,一个大国成为过去,他留下了“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的千古绝唱。

作为临时代表,我是一个人前往广州的,其他同事都提前几天出发了。

历史到了这里都变成了凝重。

8:00,在上海虹桥机场乘坐春秋航空9C8835航班飞往广州,10:00抵达广州新白云机场。新白云机场真是很大,机场的软硬件条件都是以前的旧白云机场无法相比的,的确显示了国际性大都市门户的气派。

在虎门的夕阳里,大桥巍然屹立,桥上车流滚滚,桥下船只穿梭往来。只有夕阳下的炮台孤独地面对流淌了数千年的江面,还有注定只是匆匆过客的我。

在机场买张广州地图。由于预订的是珠岛宾馆,想搭乘机场巴士抵达市中心再打车前往,可在机场来来回回找了几次,都没找到机场巴士的闻讯处,而服务台的接待人员居然也不知道应该做几号线,最后只有拿出地图让他们帮助查询,才知道大概应该坐5号线。唉,这样的服务好像有点欠缺了。

6:20,回到虎门,坐虎门到广州的直达快车,7:30,回到广州,一路平安。

坐机场5号线到全球通大酒店再打车到珠岛宾馆(广州的出租车加收1元的燃油附加费)。取了房卡,收拾一下行李,中午就一个人,随便对付一下中饭得了,去宾馆的餐厅吃了一碗刀削面,¥8,味道不错,就是量比较少。

我是4/17和4/18的会展入场证,下午没事,于是去虎门。

广州的天真是热啊,从珠岛宾馆的主楼走到大门外有大约5-6百米路,就已经一身大汗了。赶紧在旁边的小店里买两瓶矿泉水路上喝。在广州的大街上没怎么看到过便利店,不像上海,满大街都是。

打车到天河客运站,买了去虎门的长途汽车票,¥42+1,全程大概1小时45分,抵达虎门黄河客运站。

虎门镇是东莞市下辖的一个镇,因1839年,民族英雄林则徐率领虎门军民销烟御敌而名声大噪,成为中国近代使上抗击侵略的一座丰碑。初抵虎门,第一感觉就是南方小镇的确繁华,可能因为是开放的早,虎门虽然不大,但繁华程度基本能赶上北方的中型城市。

因为时间有限,晚上要赶回广州和同事吃饭,无暇观赏虎门的繁华闹市,而且也来不及游览所有的历史古迹,所以只能选择威远炮台,因为那里不但能瞻仰古人抗击侵略的遗迹,还能看到我国第一座大型悬索桥—有“世界第一跨”之称的虎门大桥。

在黄河客运站旁向一个交通协管员打听前往威远炮台的车,他指了指旁边的公交车站,说“8路”。过去一看,8路是到海战博物馆,9路才到威远炮台。正迷茫着,来了一辆8路车,向司机一问,被告知海战博物馆和威远炮台是一起的。于是上了车。虎门的公交真有意思,2-3百米就是一站,半个小时的车程,停了10多站。

到达海战博物馆,才发现还是上当了。海战博物馆在8路终点站和威远炮台中间,从车站走到威远炮台路程虽不远,但必须穿过海战博物馆,也就是说必须花¥20买张门票。郁闷而且气愤。

既来之,则安之吧。去博物馆参观一下,没想到大概是当地中学生组织春游,馆里都是小孩,我一个成人在里面很显得突兀。罢了,上个厕所出来吧。

穿过博物馆,往前走10分钟就到了威远炮台的门口,门票¥8。进入炮台,里面是当时作战的坑道,坑道边架着一门门大炮,从掩体的窗口对准外面的珠江入海口。我坐在窗口,看着外面来往的船只,遥想着当年的战火和硝烟,不由的对当年抗击侵略的民族英雄们产生了由衷的钦佩和深深的景仰。

炮台不大,20分钟足够看完,来到炮台外,给宏伟的虎门大桥拍了几张照片留念,就在门口坐9路车回黄河客运站了。9路才是真正到威远炮台的车啊。

回到黄河客运站,赶紧去买回广州的车票,无比郁闷的是刚开走一辆,只能再等半个小时。

手机快没电了,虽然和同事约好在位于广州大道中的东江海鲜酒家总店碰头,可如果真的没电,也找不到他们定在哪间房间啊。还是先关了吧。后来同事说打我手机,一直关机,还以为我的手机被盗了呢。呵呵。

回到广州天河客运站已经是6:30过了,还打不到车,只能坐地铁到客村下。毕竟对广州还不是非常熟悉,出了地铁就没方向了,向路人问路,非但没人回答,简直象躲瘟神似的躲开。看来广州治安不好已经导致了广州人普遍的冷漠。自己找吧,有地图还怕找不到,最多走点冤枉路喽。

还好冤枉路走的不多,比较顺利的找到了饭店。东江(广州人读“dong
gang”)总店,生意还是一如往年的好,而且明显是重新装修过了。价格还是和以前一样挺便宜的,不过味道好像不如以往了。这也正常,名气太大了,质量总会下降,特别是餐饮业,几乎无一例外。

现在参加广交会的人少了,很多都是新同事,大家也不太熟悉,不热闹了。一桌人点了一瓶金六福,吵吵闹闹的也没喝完。以前我们总是一桌人喝4瓶的。唉,冷清了很多。

吃完饭打车回珠岛,准备明天进馆。

D1 费用:¥221

广州地图:¥15

机场巴士5号线(新白云机场-全球通大酒店):¥20

打车(全球通大酒店-珠岛宾馆):¥11+1

中饭:¥8

矿泉水:¥2×2=¥4

打车(珠岛病馆-天河客运站):¥21+1

长途车:¥42+1

虎门地图:¥6

8路(黄河客运站-海战博物馆):¥2

海战博物馆门票:¥20

威远炮台门票:¥8

9路(威远炮台-黄河客运站):¥2

长途车:42

地铁:¥2

D2

今天进馆,新的广交会展馆位于琶洲,展馆面积相当大,至少我觉得比上海的任何一个展馆面积都大得多。门口安检很严,快比得上机场了。

我们化工馆没有被安排在正馆,不幸而可怜的被安排在旁边的一个大棚里,唉,地位低下啊。

参展没什么好说,略去。

晚上闭馆后,我们去位于沿江东路的西贡食街吃饭。那里以美味的海鲜,便宜的价格和美丽的江景而闻名。随便找一家店坐下。可惜天下着大雨,我们没有能露天的坐在江边享受写意的江风。

相关文章